Travel.China

七彩云南

      在云南的那几天中,从车看遍了窗外的美景,总希望旅行团的车能够在一个无名的小镇边停下,让我们能感触云南最纯朴的美丽。快到旅途的结尾,又被载到七彩云南去购物,黑牛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寂痒,把琳儿一个人留在七彩云南,利用一个钟头的时间独自冲到路对面的无名小村去了。

      这应该是一个彝族人的村庄,村里面还残留着几栋红土坯的老房子,在夕阳下颜色颇为艳丽,家家门口还贴着门神,挂着符。屋门口还坐着两位年长的阿婆在聊天。我向她们打招呼,只可惜她们好像听不大懂普通话,依稀中知道我在拍照片而已。显然村中的人已很富足,土坯房已很少有人居住,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小楼,很多颇有西洋风味,像是美国的房子。有一栋居然还有六层之高,显然该属于豪宅之列。很多红土房只留下一些断墙,绿藤和柿子树夹杂其间。但无论土坯房还是新砖房,很多家门口都种着三角梅,从院内伸展到院外,很是繁盛。

我在一栋红土房前拍照片时,屋子的男主人回来了,聊起来说土房比较危险,所以以后就会不见了。他还很慷慨的允许我到他们家中的院子里拍照,他们家屋门口挂着的火红火红的辣椒印着那红土墙,真希望他们的日子比那辣椒更红火。

虽然这个小村就在昆明附近,而且对面就是旅客常来的购物点,可显然村子里还保持着难得的纯朴。孩子们见到有人拍照片还颇是觉得新奇与兴奋,一直让我拍周围的东西。但孩子们看到相机里面的自己,更是开心地大笑,这份纯真是我好久没有见到了。当我要离开的时候,这群可爱的孩子更是一路跟着我,一直到村口,并且聚过来的孩子还越来越多。在向他们挥手道别时,我想这些孩子中长大了或许有人会到对面的七彩云南去上班,那时就会看见更多手持相机的游客;也更希望他们中能有人自己拿起相机,记录下自己村庄中的美丽。

      要离开这个小村了,回头望去,记下这小镇的名字:水海子。看见七彩云南的牌匾,实在觉得云南的色彩不再那些翡翠玉石中,而是在这群孩子们的笑脸上。我衷心地祝福这村中的老人,阿哥,和那些可爱的孩子。

点击进入相册查看更多片片:http://www.poemofrain.com/gallery/main.php?g2_itemId=758

琳儿补:
      从石林回来,已经是下午3点左右,随车到了“七彩云南”。据称这是昆明世博会的一个景点,现在看来说是一个大型购物店更为合适。导游坦率地说,在那里的消费和他的“外快”直接成正比。从庆丰祥喝完了几道普洱茶, 我正打算去补上昨天没有买成的“脆皮核桃”,也甘心情愿为导游的收入再贡献一些,偏偏有些人既不打算为家人带些什么特产,也不愿意卖什么导游的人情,要求出去拍照—那个人就是黑牛。他让我一个人在“七彩云南”里晃悠,到时在吃饭的地点会合。拍照原本是件享受的事,但当你对它越来越在意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它的苛刻– 它需要起早摸黑,它需要陪上很多的时间和体力,它还需要搭上更多的资金去update. 平时出去旅行,每到一处,黑牛就会停下很长的时间去拍照,而我少了一些耐心,常常等不及他就走到了下一个景点。所以这次虽然心有不甘,但是看着黑牛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就只能答应了。
      其实“七彩云南”里的购物馆还是有些吸引力,四周的环境也清新美丽,只是它不属于大自然的浑然天成。我一个人从一个馆逛到了另一个馆,手里也不知不觉多了一个满满的“七彩云南”标志性的购物袋。在我走往吃饭地点的路上,闻到了一阵孜然的香味,那里正在烤牛肉串。“哼,非要来几串牛肉来解解气。”我正在想着,我的手机突然响了,“你在哪儿?我是黑牛。我拍完了。”

黑牛再补:
      回来得太晚,牛肉串已售完,只能以鸡肉串告罪了。

昆明花市/Flower Market of Kuming, China

终于开始整理回国的照片,也没有底几时能整理完,就倒叙吧。这是离开云南那天在昆明花市拍的。离开的时候带了一束玫瑰和一束百合回济南,自然是非常便宜。只可惜没有经验,玫瑰回家后就蔫了,百合倒是满屋溢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