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晨

午夜一点三十一 1999

我望着伊的背影

消失在门中

我转过身去

在这安静的夜里

雨不紧不慢地下着

天空昏暗昏暗的

一辆的士从我身边驶过

慢下了它的速度

我朝司机摇了摇头

的士飞快地离去

溅起一片水花

剩下我和黑夜一起漫步

朝着回去的方向

不知道哪条该是我走的路

只能让我受自己的支配

望见前面有一座桥

好象我应该从上面走过

站在桥上看着眼前的水泥森林

一种无名的熟悉与陌生

无论如何总会有终点

至少雨还会陪我一程

黑夜不会舍我而去

被雨淋过的眼睛

似乎会永远模糊

我开始无法看清自己

不明白了解自己的每个细节

还是从来就不认识自己

我分不清眼前的世界是虚幻

还是确确实实的存在

我不明白为何会有那一瞬的冲动

因为一个仅认识十天的女孩

我祈祷那只是虚幻

否则我不知道以后的我会是怎样

我以往的存在

毫无意义

我不明白自己仍是一个孩童

还是已经长大

或是早就太老

我不清楚追寻快乐

是孩童的专利

亦或是确确实实的生活

我不能肯定

美丽永远只是远瞻的图画

绚丽却从未存在

还是身边的花香

清新但与世俱来

我不知道我存在于真实的世界

还是一个玩家会随时退出的游戏

只剩下我一个人在线

却浑然不知

我不懂得四年的含义

我不明白一瞬的概念

我可能只是一个脚注

在伊的故事里的

当故事再版的时候

脚注可能就删略了

在我的小说里

却是一个崭新的篇章

我无法不去阅读它

我看见快乐在诱惑我

我看见痛苦在诱惑我

我看见幸福在诱惑我

我看见忧伤在诱惑我

我让自己背过脸去

我终会变成石人

我想奔跑

我却无法抬起我的脚

我闭上眼睛

我仍能看见一切

我知道

我已不属于我自己

如果它是魔鬼

我就是它的奴隶

我发现

一切都已经太迟

如果只是短短的一瞬

生命仅为其中的片段

我看见前面的电话厅

孤零零地站在雨中

我看见我的手表

凌晨的一点三十一分

雨丝毫没有停的意思

正用他越来越响的音乐

同我聊天

夜,昏暗的路灯下的夜

越来越黑

用寂寞陪我同行

四年和一瞬 1999-12

四年

很长

一瞬

很短

四年,只因看上去很长

一瞬,只因看上去很短

四年,有一个动人故事的演绎

一瞬,有一份真挚情感的诞生

于是

细细地看

四年和一瞬

有相同的长度

刻在名叫“记忆”的坐标上

(读“午夜1:31”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