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6

YellowStone

关于“吃”

“吃喝玩乐”中,“吃”占有极重要的地位。没有了“吃”,就没有了一大半的开心快乐。出国一年半载,最想念的莫过于“吃”:想念在南京的一次又一次的“腐败”行动。那时隔三差五就要找家饭店去尝尝鲜, 当然包括一些“业务活动”。美食街就在100 米开外,那个方便啊! 还有一些特色菜:一元一只的龙虾,江宁的老鹅,肉骨头之类的都在所属范围,不会轻易放过。还时常想念外婆家的凤爪,泡菜;老妈的海鲜以及姑姑家的一门门绝活。
既然口福不浅,也就不下厨房了。从大学到附院,一直在学校食堂附近住宿。除了“腐败”外,日常的三餐大多都交给食堂。回到家,就成了“座上客”。厨房没有我站脚的地方。好不容易插上一脚,还要被叶子姐嘲笑:切菜不像,拿刀不像,炒菜也不像。记得老爸的一句“中肯”评语:西红柿炒鸡蛋还可以,就是味精多了些。这个晕啊!于是为了捍卫我的面子,彻底不下厨房了。
初到美国,晨带我去了附近的几家中式餐馆。我对它们颇为不屑,水平比国内差远了,约等于国内盒饭,盖浇饭的水准。可是面对美国学校食堂一成不变的汉堡,比萨,这些中式餐馆的菜也就成了美味佳肴。与此同时,也就开始琢磨起来自力更生了。厨房里没有了高手如云,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锻炼手艺。刚开始按照菜谱书做,后来就钻进了“文学城”的“私房小菜”。那里的姐姐们都很厉害,讲解细致,适合初学者的水平。于是看中了一个什么菜,就开始筹划。当然第一步是把晨拉下水,然后买菜配料,照着打印下来的步骤一步不落地小心翼翼地做。忙完之后,得意地话,就留影纪念,然后好好犒劳我们自己。从盐水鸭,烤鸡,“串串串”,到月饼,生煎,葱油饼;从素鸡,素鹅到米线,拉面,只要想吃的,统统都干上了。其中的一些菜,我们只做一回。因为耗时太久,比较复杂,所以就成为了“绝唱”。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想做着“玩”的企图要大于“吃”的渴望。但是“寓吃于乐”,两全其美,何乐不为?我们俩配合的系数蛮高的,一个洗菜,一个切菜;一个炒菜,一个洗碗;同时批评指正,监督“偷吃”情况。
记得上次作拉面,和面,醒面已经耗时约3小时,然后赶面,切成条。这些工作由晨完成。然后就是拉面了。在我的想象中,苗条的面条就该刷刷的被拉出来了。现实毕竟是现实,面条只能拉到筷子差不多的粗细,再拉就要断了。无可奈何就把粗粗的面条扔进了锅。加上牛肉,香菜,鲜虾,嘿嘿,我们家的拉面就做成了。不过时间已经到了晚上9点。
总体来说,我们现学现卖的成果很是不错。看上去,尝上去都不赖。不敢上网冒泡,就经常把照片发给叶子姐或是“卫斯里”哥,或是在电话里和爸妈“切磋切磋”,主要是找些人来夸夸我们。不过上次想到Cinuma大哥那里找些鼓励,结果大哥没有搭理我们,惨啊。叶子姐很是惊讶我这个不下厨房的人现有的水平,只嚷着让我们回家献手艺。虽然嘴里答应得勤快,心里头还在掂量着—在爸妈这般高手面前,我们会露“马脚”的。
我们家的菜谱越来越长,我们的手艺也在一天天的进步,现在要把功夫作细致一些。我们说好,到那天上网冒泡的时候,家里去换一套餐具,为了拍照的效果。“吃”是生活中一份实实在在的快乐,千万不能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