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冷的天是冬天
而雨也不再纏綿
冷得凍成了雪片
響尾蛇在追憶牛仔的夏天
百草早已停止了時間
哀鸠呼喚着被屠殺的伙伴的名字
後悔沒有足夠的勇氣
阻絕他們倉卒離開山核桃林

在秋風響起的時候
法海他不懂愛
當春天來臨
人們將再度傳頌着白娘子的故事和
信鴿推特來的和平
因為種子已經撒在冰雪之下
年幼的血訥喊着要融開凍土
讓地上盛開金色的向日葵
和藍色的羽扇豆
並迫使屠夫的仇恨與獵手的自豪
在雷峰塔下腐敗生銹
永久地消失

By 黑牛&Cinu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