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芽螺蛳
去超市买菜,见田螺,心动不已,买一磅回家,准备炒田螺对啤酒。
等到做时,发现家里剪刀狂弱,无法去尾。忽然想起好象要用老虎钳
去尾,可惜家中没有。对着田螺尾手足无措,痛下决心,用锤砸之。
烧成豆芽螺蛳一盘,自我安慰说味道还不错。
明知道会被嘲笑,晚上打电话给老爸。果不其然,老爸大笑,说用刀,
不用钳。痛心疾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