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

Lin’er说Chen做事缺少计划,说得挺对的。Chen自己也觉得整天忙忙碌碌的,可后来还是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好,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Chen不太定计划,借口是计划不如变化,但实在自觉站不住脚。痛改前非固很难,但决心改正之。

美国掠影II

拉斯维加斯的诱惑

当 考完最后 一门试的时候,我的心急于想飞出去透透气。于是第二天,我们就飞到了 拉斯维加斯。这是一个世界闻名的城市,一个建立在沙漠上的都城。它并不大,主要的城建都围绕着一条街。在这条街上,可以看到自由女神,埃菲尔铁塔,金字 塔,凯撒王宫等等…… 似乎它急于要把世界上一切知名的建筑都搬到这条街上。去的时候,正是圣诞前夜,街上人流如织。各种语言也如同这些建筑汇集到了这条街。我听到了很多中国的 方言,比在国内的城市里听到的还齐全。

拉 斯维加斯知名的原因在一个“赌”字上。很难得,一个城市可以用一个字来如此清晰地表达的。各处的饭店,高楼都是一个个赌场,所以整条街也便是把赌场串联在 一起。这里的单轨列车可以把你从一个赌场送到另一个,而要找到这些站头,你也先要陷入赌场方能找到。赌场里的玩的方式很多,老虎机一排一排地竖在那儿,等 着你坐在它的面前。玩牌的,转轮盘的,赌马的……应有尽有,而有钱人自然也比比皆是。 在我们玩的赌场里,21点玩的最小的筹码是十刀,等了一天也没有见到2刀的筹码,于是就坐上了10刀的赌桌, 自然最终是把自己的“limit”输完了为止。而晨坐在老虎机面前,做着他中头彩的美好梦想,输完了他的最后的一分钱。

圣 诞之夜,去听了刘德华的在美巡演。舞台过于简单,而观众确实不少,95%的上座率。济济一堂的中国人在美国的一个城市里听一个中国的歌星演出,似乎绕了一 个很大的圈子。刘德华唱了20多首歌,一些老歌唤起了曾经的记忆。刘德华也老了,在他身上“勤奋上进”的字迹比较清晰。而“勤奋”常常是用在不太聪明的人 身上的,我想我也属于这一类人的吧。这也是我欣赏他的一个原因!

一天后,我们离开了拉斯维加斯,离开了一个沙漠中的“天堂”,一个诱惑的“罪恶之城”。它似乎还在妩媚得微笑,让人难以弃舍,也难以忘怀。
2005年12月

死亡谷

开 出拉斯维加斯几条街,就进了沙漠旱地。回头一望,拉斯维加斯就象嵌在沙漠中的一颗夜明珠。往西一路开去,渐渐地从黄土变成了山林。山间的路高低起伏,蜿蜒 曲折。由于进入了高原,坐车的感受就如同坐飞机。我们要去的地方叫“死亡谷”,名字有些吓人。它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东南方,与内华达州接壤。那里的极限温 度时56.7度,年均降雨量仅比撒哈拉沙漠稍多一点。传说有一支寻找金矿的 队伍,因不敌这里的恶劣天气,而导致无限的黄沙上凭添了白骨数堆。成功穿越的 少数人 离开此地时伤心地说了句:“Goodbye Death Valley”。于是死亡谷就此得名。而在美国还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说法:“在造物主创造了地狱之前,他先创造了死亡谷。”这些传说让死亡谷变得越发神秘起 来。

开 在死亡谷里,只望见远远的白色,在湛清的天空下,五彩山谷的包围中,显得纯净神秘。我一直以为那是一片雪地,走进了才发现是一片茫茫的盐地。这里名叫“黑 水”,是北美最低的地方。它位于海平面虾282英尺,而仅100多英里外的惠特尼山巅却达到了海拔14494英尺,是美国 周边最高的地方。于是 “高”和“低”就在这里汇合了。这里的雨水原本就少,而大部分的雨水在一瞬间就蒸发了,只有少许渗入了含盐的地壳里,经过天长地久,凝结成 坚硬的盐地。四周的山谷悬崖峭壁,深陷的盐地宽广洁白,头顶着一片静静的蓝天,肃穆宁静的心情油然而生, 还有的便是感慨 自然的 神奇功力。

在“艺术家的调色盘”里,紫红或桔黄色的山谷,在一望无际的沙漠衬托下,傍着阳光的强弱而变化着颜色,奇幻莫测,她像是画家恣意挥洒的画作,也如同天赐的艺术作品。

我们还去了它的沙丘。 只可惜到的时候 已近暮色,没有看到沙丘在夕阳下金黄色的流畅纹路。只觉得它苍苍莽莽,高低有致。

在暮色中,我们离开了“死亡谷”。它是大自然的又一杰作,高与低,柔与刚,色彩与纯净,在这里融洽地整合在了一起。
2005年12 月

洛杉矶的匆匆一天

从 死亡谷开出,夜色四起。只看见山路间的指示灯在黑夜中闪烁。山路崎岖不平,车外的风呼呼作响。我疲惫的在车坐上睡着了,只留下晨在夜色中紧张地开车。三, 四个小时后,似乎翻过了好几座山,路势开始只往下冲。渐渐地看见了远处的灯火,我们好像从一个漆黑的城堡里冲出,进入了世间。

开 进洛杉矶城后,很快地找到了我们的旅馆。第二天起来,才发现下了一晚上的小雨。空气清新湿润,我们绿色的小旅馆也清秀可爱。我们开车去了星光大道。它比我 想象中的要平淡,有些像南京的湖南路。 在星光大道上找到数个熟悉的名字,进了柯达影院拍了几张照,我们就冲向了“UNIVERSAL STUDIO”。它是好莱坞影片的外景地,在游览车上你可以浏览到 不同风格的建筑外景,感受着逼真的特技效果。接着就进了“侏罗纪公园”,“太空车”,“鬼屋”等游艺节目中了。我被晃地头昏眼花,而晨玩得兴高采烈,乐不 思蜀。夜间出了公园,绕了DOWNTOWN外围一圈。虽然高楼林立,灯光璀璨,但是没有特别之处。

第二天,我们就匆匆离开了洛杉矶,返回了拉斯维加斯。虽然只有一天的接触,可我觉得洛杉矶有一份亲切感。没有太多时间去了解它,熟悉它,我们就挥手告别了;想来会有一天,再来故地重游。
2005年12月

Yellow Moon of Mid-Autumn of 2005

Homemade Moon Cake

美国掠影

很久没有写些随笔,笔似乎比以前钝了。到美国来已有八个月了,一直想要记些什么,可惰性使我迟迟未下笔。今日心血来潮,就开始胡抹了起来。就留给自己读读 吧,不会贻笑大方。这些城市或小镇,是我前几个月去的。当时未写,而从回忆中捡起来写,似乎更能写下一些我想写的东西。以后我会慢慢记录下去的,城市,小 镇,街道,人群,等等,还有心情。

新奥尔良的不眠之夜
到 新奥尔良是个晚上,比预计的时间要 晚。虽然拿着雅虎的地图,可还是绕着城 多走了几圈才找到旅馆。找到旅馆时,我已被街上的喧闹声惊住了。平时晚上9,10点时,休斯敦已经道过晚安了,街上找不到几个行人。而这里的夜晚为何这般 喧闹,甚至肆无忌惮?国内的夜晚也很热闹,上海,南京,可是貌似而神不似。国内的街头灯光璀璨,街人在拥挤中购物,他们也快乐,可是没有这里的人快乐的彻 底。对,彻底。
街灯不明亮更不耀眼,有些懒懒地暧昧地照着,它早已熟悉这里的夜晚,不象我这般的惊讶。空气里充满了声音:爵士乐,萨克斯,谈笑 声,酒吧,舞厅里的迪斯科。艺人们在街头画素描,摆各种小摊子,行人们在大声地说笑,脖子上套着几条,甚至几十条的珠子项链。各种颜色的,男女老少都带。 那些珠子项链就像我们小时候玩的玩具,其实它的确很廉价,在新奥尔良的街头任何一家小店都可以买到,可是带着它的人都是那么的开心,还有些自豪。要是在国 内一定会被人取笑还戴这样俗不可耐的项链,可在这儿却发现它有让人如此开心的潜能。旅馆旁边的小路开满了各种酒吧,舞厅,club, 店里的和街上的热闹声连成一片。站在二楼的阳台的美女们会把珠子项链扔向行人,大多是帅哥吧。行人也会叫嚷着去逗引楼上的美女。一条小路熙熙攘攘,大家在 兴奋,在欢笑,也在放肆,在宣泄。走在其中,你自然会卸下矜持,去闹上一闹。我以为这是新奥尔良的什么节日,其实不然,他们每天晚上都是这般热闹。
夜深了,旅馆楼下的艺人还在吹着它的爵士乐,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路过他和他的爵士。可我在听,听新奥尔良的爵士,听新奥尔良的不眠之夜。

(2005年3月)

温泉城的小客栈
到 温泉城又是一个夜晚。要去的国家公园在城外的山林之中。郊外的夜来得更早,更黑一些。狭窄的车道绕山而上,漆黑之中车灯打亮前面几十米的路。我们又迷路 了,找不到预定的旅馆。打了电话,重新定位,启动,我们终于来到了夜宿的小客栈。它还亮着灯,似乎在等我们的回来。敲开门,是一位和善的老人。当我踏门而 入时,一袭温暖扑面而来。是郊外的夜太冷了?是异乡的路太孤独了?我分不清,只是喜欢上了这家小客栈。说到了客栈,倒不如说是到了这位老人的家来做客更合 适一点,不过是要付费的哦。

客 栈分两层,数间房间便是大家的客房,有公用的书房,餐厅,会客室,娱乐间。摆设温馨而舒适,家具精美而古朴。随时可 以坐在书房的沙发上静静地翻几页书,或是去好好对弈几把。房间并不大,但正是它的不大才觉得更像一个家。清晨起来,散步在客栈外的湖畔。早春的清晨有些清 冷,但多了一份清爽。一片蓝色的平静湖面,偶有飞鸟掠过或停泊。朝阳刚刚升起,白色的客栈更显清纯可爱。进入屋内,与其他的旅客共享早餐。蓝莓派,煎鸡 蛋,香肠,芦笋,精致可口。老板在为大家倒着咖啡,或饮料。早餐后,我们即将赶路。晨插了一个图钉在一份世界地图上,以表示我们从何而来。那张地图上已有 很多旅客插上的图钉,却还没有一个插在中国 – 我们的家 – 的版图上的。

临走时,晨忘了交还钥匙,也许我们真的会再来。因为我们喜欢家的感觉。
(2005年3月)

迈阿密的小岛
对 佛罗里达一直心驰神往,于是就飞到了迈阿密。租上一辆看上去式样有些老土的小车,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开到了迈阿密的South Beach 上。我们没吃午饭,空着肚子,来品尝大西洋的海风。小岛有着一片空旷的海滩,不少的游人,晒着太阳浴,或在海边漫步,嬉戏,游泳,冲浪。海滩的沙,质地还 不是非常的细腻,但踩上去已经蛮舒服的。没有太多人为的装饰,只有几个五彩的守护旅客安全的瞭望台搭在海滩上,愈发显眼了。大西洋的海水没有想象中的美 丽,蓝绿色的,似乎普通,但是我想着这就是它在迈阿密的本色吧。海滩和外围的街道只是用简易的竹栏围了一下,一切似乎有些简陋。我去过国内不少的海滨,大 连,青岛,海南,它们鲜艳夺目,也拥挤喧闹。而这里,有些平淡,有些寂寞。但一切都是大自然的原本面目,人在享受着自然,而并没有试图去改变自然。

小 岛的另一侧是热闹的街道和众多的小旅馆。 这些小旅馆各有各的建筑特点,它们有着七,八十年的历史吧。 对于我们来说,这个历史实在太短而不值一题,可老美却把它像模像样的写到书上去了。不过它们的确有些玲珑可爱。临街有许多商店,风格也不同,于是逛街的兴 趣马上提升上来。便是喜欢这样的逛街,一家挨着一家,象是走在湖南路上,而不是在mall里的拘紧。找到了一条牛仔短裙,已是黄昏了。
开过越海峡的高速公路,就到了迈尔密的市区。华灯初上,夕阳余晖晕染着铁桥,高楼,和来往的车辆。有着海风的沐浴,这里的一切柔和,滋润,和谐,静谧。
(2005年5月)

Key West
这 儿是一连串的小岛,似珍珠般的镶嵌在大西洋的碧海蓝天之中。从迈尔密向南开,有一条公路连贯了所有的小岛。小岛很狭窄,来往只有一个车道。而Key West就在这群小岛的最南端。去的时候是5月,佛州的天气已经炎热起来,可小岛上的人气依旧很旺。在一条小街的顶端,临近海的一侧,竖了一个圆柱形的建 筑物,有些呆头呆脑。不少游人在排队和它留影。原来它便是美国陆地最南端的标志,类似于中国的“天涯海角”。我不禁笑了,老美真是不够“浪漫”或是“费 心”哦。这个似乎应该意义重大的标志,却如此轻而易举的随手扔下了,老美的注意力又在哪儿呢?

这里的大西洋美丽了许多,在日光下折射出蓝,绿,黄,红,棕,等不同的颜色,大多是因为被海藻的不同颜色修饰了。虽然很多海滩被度假村占领了,还是可以找到一两个公共的海滩。海滩上先是不同大小的石子,后慢慢过渡到沙子。 沙不是很细腻,有些硌脚。
慢慢的走到海里去,海水在你的脚间,腿间,流淌. 这里的海水很平静,没有什么波浪起伏。
它 是温柔恬静的淑女,在沉思遐想。我不禁尝尝了海水的味道,真的很咸。有几条木头搭建的平台延伸到了海里,可以在上面更接近海洋。我想,在这里,行到水穷 处,坐看云起时,或是,在寒夜里,细数繁星点点,一定都是人生乐事,只是我们没有时间去闲情了。 下湿滑的台阶时,我和晨都摔了一跤,没有了惬意,却有了些狼狈。
到了黄昏,驱车回迈尔密。沿途中我看到了彩虹,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这般清楚地看 到彩虹,七彩色的横跨了一个小岛。再往前开了一会儿,路的一侧是乌云密布,闪电惊雷,狂风暴雨;而另一侧,酒红色的夕阳晚霞,宁静平和,令人如痴如醉。两 部不同的剧本同台演出,实在是要佩服大自然,这位导演的神奇魅力了。
(2005年5月)

迪斯尼的童话
夜晚,驻足在迪斯尼“梦想王国”外的广场上,遥望着绚丽的烟花在漆黑的夜空中绽放。它很美丽,童话般的美丽。我只想就这么静静地望着,体会着美丽。人的世界是需要童话的,需要单纯,需要美丽,可以让经历纷繁复杂的心暂时安静一下。

我 们去迪斯尼匆匆忙忙,假期的最后一天不想呆在迈阿密,就开车到了迪斯尼。迪斯尼在奥兰多的郊外,离市区有近半小时的路程。它有五个主题公园,不过公园之间 的距离甚远。迪斯尼就象一座小城,有众多的支路,开车要看它的路标指示,不然一定会迷路的。我们中午才到达,所以没有太多的时间,就去了“梦想王国”,迪 斯尼最著名的主题公园。它是一个童话的世界,从灰姑娘的城堡,到白雪公主, 美人鱼;从加勒比海的海盗船,到爬坡冲浪的小木船。 当然还有米琪和安妮的家。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对转马情有独钟,也许是觉得它绚丽的色彩,它转动的感觉,最属于古老的童话。我们坐在转马上,作着童年的白日 梦。
虽然不是假期,迪斯尼仍有很多的游客,从四方汇合而来。带着他们可爱的宝宝,来早早地体会童话的魅力。他们玩的很兴奋。望着他们,不由得怀疑 这里是不是属于他们,而不是我们的。 我们已经过了相信童话的年龄。 不过,童话是年幼时的一份美好期待;是成年后的一份暖暖的回忆。是一方净土,是一袭清泉,任何年龄的人都可以微笑的感受着它。

九点过后,天色已晚。花车在主道上游行。无数的游客兴致盎然,各种逼真可爱的花车缓缓驶过,配着热闹的背景音乐,一个快乐的,无忧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人们更简单一些,更开心一点。

(2005年5月)

晚餐


过桥米线及豆芽螺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