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个名字,不得不提它中文的来历。在南京湖南路附近,有一家咖啡店,就叫“悠仙美地”。它开的比较早,装饰比较西化,里面的咖啡煮得也不错。生意很好,也比较吵闹。那时候我很喜欢去不同的茶馆或咖啡吧,这家店是我比较喜欢的一家。我也一直喜欢它的名字,不知道老板怎么起出来的。后来才知道它是美国的一个地名,我又以为这是Yosemite的标准翻译。不过这次出门前去”Google”一下这四个字,竟然都是咖啡店的介绍,原来这只是老板自己音译出来的名字。Yosemite 可以翻译成约塞米蒂或是优胜美地。它是加州的国家公园,名气只略于黄石公园,不过由于交通便利,这里的旅客应该更多一些。从旧金山开进Yosemite 大约4个小时,我们去的时候从120公路走的,是最快的一条路,前段还平坦,后段的山路有难度。回来的时候我们走的是140公路,路好开了很多,虽然时间长了一些,两边的风景很不错。我们住在Yosemite Lodge, 据说这是公园里性价比最好的一家,也是最难订的一家。由于我们去的时候已不是旺季,订的还很顺利。不过我们后面的几天它就客满了。它的房间很大,设施齐全,窗外就是树林,我们的房间还可以望见Half Dome, 感觉就在大自然里住下了。

我们在公园的时间只安排了2天,一个原因是11月末,公园内上下的两条路都由于冰雪的原因封路了,我们主要的活动就在Valley 里面。由于读过了介绍,有了看不到水的心理准备,就想说来看看秋天里的Yosemite吧。可是惊喜的是刚进公园,路过Bridalveil Fall(新娘瀑布)的时候,发现它竟然还有水,虽然水小了一些。在婉约的新娘瀑布对面是 El Captain, 一块拔地而起的花岗岩石。那天达到的时候已是4点多了,天色暗得很快,匆忙的就去旅店报到了。

第二天一大早,黑牛又如同以往要去拍日出。6点我们就去了Tunnel View. 这是明信片上介绍Yosemite的经典地点。在那里,可以同时望见El Captain,Bridalveil Fall,和Half Dome,(Half Dome是一块著名的半圆形的巨石。)它们都在一个镜头里。只可惜那天的云多,太阳不够强烈,日出的效果不佳,我们可是在32F的环境里等了一个半小时。

Yosemite Valley 主要是山,瀑布,树林。有很多Trail可以走或是爬,不过用的时间不同,难度系数也不等。当天的我们主要任务是去Vernal Fall和Nevada Fall, 前者预计时间3个小时,难度系数:难;后者预计时间5个小时,难度系数:很难。这两者是连在一起的,Vernal Fall是下面的瀑布,Nevada Fall更高,更远。我早就把自己纳入了老弱病残团,准备先到Vernal Fall, 然后走到哪儿算哪。不过黑牛一心要到Nevada Fall。由于公园有规定,不能将水和食物放在车里,防止把熊给勾引来,我们就背着大背包10点左右开始了爬山。我们主要走的是Mist trail。一开始就是爬山,坡度很大,气喘吁吁的到了一座桥,Vernal Fall Footbridge。在那里可以望见Vernal Fall的全景。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要爬不动了。休息一下,继续向上。接着是一连串的台阶,大腿累得实在是要抬不动了,我不得不要求多次路边休息。最后一段是非常窄的岩壁上的小布道,这上面就是Vernal Fall的顶部。在这过程中可以多个角度看见瀑布的形态。这条路叫做Mist trail, 是因为水大的时候这里的路面都是水,人也会被淋湿。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水已经没有那么大,路面也比较干燥。Vernal Fall瀑布上面有个池塘和平地,可以休息一下用餐。

由于这段路程已经很艰辛,我就让黑牛自己往上爬,我在那里等他。黑牛硬要拽着我,继续往Nevada Fall前进。刚开始的路还算平坦,过了一段桥,路就变得不明显。只要大石块堆成的路,这条路够长,够喘,够晒。虽然是11月,还是很晒,启程时穿的厚衣服已经穿不上了,不过偶尔绕道背面,又很冷。我们爬得很慢,让很多后面的人超越,因为实在很喘。可是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因为这样陡的路,走下去应该更难。好不容易爬到顶部分叉口,一边是去Half Dome的路,还要走4-5小时。我是死活不去了,我没有这份体力和勇气。我们的好友 Sarah前一阵子也去了Yosemite, 她爬上了Half Dome,现在我对她无比崇拜。我们到了Nevada Fall顶部,这边的风景的确很美,瀑布从一个小口飞流直下。身后是更高的山峰,眼前是山的全貌,算是对得起我们的劳累。

下山我们是从JMT(John Muir Trail)的路走的。这条路据说平坦许多,不过我们遇见了一段结冰的路,前后大约20多米。路边上的当做护栏的岩石上也是冰。我们的鞋子在冰上打滑,我们只能蹲下来,用上手,慢慢挪动过去。我们样子很狼狈,而在我们后面的老美却轻轻松松走过去,他一定会在心里笑我们,不知道他是否把我们的狼狈样拍了下来。我们的裤子也湿了,我的手也破了,不过还是安全第一吧。下面的路的确平坦了很多,不过长了不少,到山底停车场的时候大约5点了,我们前后用了7个小时,大约走了8码的路程,海拔到了将近4000英尺。

VS.

由于前一天的劳累,第二天最后的半天就降到难度系数“容易”的Trail了。一大早去了Yosemite Fall. 它是世界第六高,北美第一高的瀑布。这个瀑布看上去分上下两截,有两个Trail。我们去的下面的一个,很容易地走一圈,瀑布的水还在飞溅,只是水量小了一些。至于上面那一个Trail,我们都无意光顾,它的难度约等于Half Dome。有人说它是两个帝国大厦叠起来,爬上去的意志力和体力实在要够高。

Trail出来之后,我们去了Ahwahnee Hotel。这是这里的一个历史悠久,魅力独特的旅馆。它的风格是印第安那式的,它由木材,钢铁,水泥,石块共同构成,与四周的环境融为一体。它外面的颜色以红绿为主,那种红是红杉树的红色,绿色也是偏于一些蓝绿色。我们去的时候网上的价格420元左右,但是看上去住宿的人还是很多。有钱的人自然是多,我们就只能去吃顿早餐。它的大厅,火炉,它巨大的餐厅都值得前往一睹。它的早餐很美味,坐在窗口可以望见远处的瀑布,餐厅外的草地上还有六七只鹿栖息寻食。餐厅的服务员,一位从德州过去的老先生,头发梳得光亮整齐,还有一缕翘起的刘海。他和黑牛竟然聊起蒋介石,宋美龄,也不知道怎么话题能跑得那么远。心满意足地吃完早餐,Check out 我们的旅店,然后到了最后一个Trail—Mirror Lake (明镜湖)。这个Trail很好走,来回一个小时。到达的终点,没有湖大,只是一片水溏。那里也是Half Dome 的山脚,不过我们没有找见像蚂蚁一般爬Half Dome 的旅客。

由于天气预报,当天要下雪,暴风雨,我们就在12点左右离开了Yosemite. 由于我们只在Yosemite Valley 里面转,没有去Glacier Point, Wawona, Tuolumne Meadows, 所以我觉得Yosemite地貌似乎单调了一些,没有黄石公园的绚丽。不过每一处自然有它的独特。很多人喜欢走到原始的自然中去,我也渐渐热爱上这种感受。没有办法做到完全归隐深林,但是偶尔心放南山,自然也是惬意的事情。风景的美丽,需要人添加的心情和故事。有了好的心情,看到哪里,都会有美丽。

我要介绍一个网页:

http://sns.yibada.com/space.php?uid=42407&do=thread&id=2301

这里关于Yosemite的介绍很详尽,对于要去那里旅游的人帮助甚多。

更多图片尽在雨诗视野http://poemofrain.com/?page_id=247